最近,因《嫖娼简史》一文而被封的咪蒙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她再次遭到众多人的口诛笔伐,甚至不乏幸灾乐祸者。

我无比确信一件事,以咪蒙老师这个年纪,大学还是中文系科班出身的人,即使如今的文章中只剩下『贱人,low逼,渣男,关你屁事,把他上了,丑逼,操蛋,爆款,10万+』,年轻的时候,也是读着昆德拉卡夫卡安兰德度过的心怀梦想的岁月。

遗憾的是,这个支离破碎的糟糕时代和流量为王的市场经济,辜负了那一批怀揣着敬畏和尊严的文艺工作者,年轻人愈发短暂的注意力和娱乐至死的偏好,实在不足以让前者们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过上体面的生活。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才华,尤其近几年,眼睁睁看着像陆琪,杨冰阳这种段位的选手都可以通过拙劣的文字吸引眼球挑逗G点激发情绪,最终流量变现。

咪蒙老师们的心里是很难过的,因为这些小把戏对于有一定丰富知识积累和拥有专业写作能力的文字工作者而言,实在是太容易了。

于是,他们中的一些人,最终沦为程苓峰老师笔下的『作者通过挑逗人的情绪来获得文章的转发,进而获取各种利益。转发的人也不在乎这些观点是否足够有逻辑有论据,他们只是要发泄情绪,他们只是需要一个道具,作者们适时提供了这个道具』。

别以为我比他们好到哪里去,作为一个生意人,咪蒙老师二度横空出世之时,我一面极尽刻薄嘲讽之能,一面不遗余力地把她的公众号推荐给做新媒体和文案的朋友,学习教科书般的传播案例,领悟这其中的商业价值,没办法,生意终归还是生意。

可我也时常会想,当年近40岁的咪蒙老师终于靠『致贱人』『致low逼』这种方式修成正果,获得了空前的关注度和影响力,洋洋得意地告诉大家自己的每一篇文章都是10万+和上千万粉丝的时候,回头想想20年前自己的青春时光,大家争相阅读的爆款是《平凡的世界》,心里是否有过一丝失落。

值得欣慰的是,即使身处最需要用户基数的互联网圈,如今我身边的人也都开始谈论,屌丝经济的时代终将结束,中国的中产阶级一定会崛起。

而且我相信,这种崛起不只是从红米Note到iPhone,也是从《小时代》到《百年孤独》。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你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